當地時間2014年12月5日,美國紐約,市民們占領第五大道“躺屍”游行抗議美國警察殺害2名黑人男子,且免於起訴。
  中新網12月8日電 美國接連發生三起警察殺死黑人案,引發全美各地示威不斷,民眾紛紛發聲抗議暴力執法,種族歧視問題也日益引起關註。新加坡《聯合早報》8日發表評論文章稱,200多年前以黑奴社會誕生的美國成為世界人權運動的急先鋒,雖然林肯以內戰結束了黑奴制度,馬丁路德金以生命爭取了美國黑人的社會尊嚴,但兩個多世紀來,美國黑白人種之間的大齟齬與小疙瘩,不是美國有史以來第一位黑人總統奧巴馬就能在八年之內解決的。
  文章稱,11月25日晚,美國密蘇里州弗格森鎮大陪審團判決槍殺黑人少年布朗的白人警察威爾森無罪,當陪審團的裁決傳開之後,歷時數月的弗格森抗議群眾(實際上有芝加哥等地大量外地人參加)怒不可遏,搗毀街頭汽車、焚燒商店,歹徒趁機搶劫,造成一場災難。
  抗議怒潮蔓延全國,至今仍未平息。美國輿論對法庭決定垂直分裂。警員威爾森巡邏維持治安時,與比他強壯、身高六英尺四英寸、體重290磅、剛剛搶了商店、有吸毒習慣的18歲黑人布朗衝突。警方說威爾森是去拘捕商店搶犯的,抗議者說這不是事實,布朗剛走出商店就和威爾森遭遇,報警絕對不會這麼快的。
  無獨有偶,12月3日紐約市斯塔登島大陪審團判決在逮捕非法在街頭兜賣零煙的43歲黑人埃里克·加納的搏鬥過程,導致嫌疑犯心肌梗塞死亡的警察無罪。身材高大、體重400磅的加納拒捕,五個警察把他扳倒在地,套上手銬,患有哮喘的加納叫喊11次“我不能呼吸”。
  法醫檢驗結論是“他殺”(homicide),輿論對警察是否施行當局禁止的“窒息抱”(chokehold)意見分歧。《紐約時報》12月4日社論根據旁觀者錄像而肯定警察犯法,許多專家認為錄像沒有反映當時的緊張氣氛,警察起初很耐心,但加納堅決拒捕,警察不把他扳倒在地不能套上手銬,於是有一場搏鬥,說時遲,那時快,加納抗拒執法自食惡果。
  弗格森槍殺案沒有錄像。警方說,威爾森坐在警車內要人行道上的布朗卧倒接受搜索,布朗卻闖進車內毆打威爾森,威爾森開槍,布朗受傷離開,威爾森追趕再補幾槍把布朗打死。
  很明顯,威爾森執法過分(他並無必要在地上有布朗血跡斑斑情況下追射沒有武器的布朗),布朗對威爾森抗拒也太凶,折射出美國社會黑白人種之間的仇恨。
  弗格森鎮、甚至密蘇里州的警察在巨大抗議浪潮中顯得被動。一個表現是,公安機關久久不敢透露槍殺布朗的警察名字,威爾森名字見報後立刻接到要處死他的匿名信。四個月來,威爾森等於過著“地下”生活,不時改變住所,晚間化裝去看電影還有人保護。現在威爾森雖然辭去警察職務,但對他的保護仍未解除,而且更伸延到他的新婚妻子。據說是不止一名全天候便衣保鏢,每小時服務費60美元,經費來源保持秘密。
  學術界已開始有一種美國言論界的 “非洲悲觀論”(Afro-Pessimism)討論,認為不但是非洲、美國非裔(黑人)同樣沒有前途。對許多非裔青少年來說,今天黑奴獲得解放的美國與昔日奴隸制度的美國,不過是莊園變成監牢而已。“非洲悲觀論”認為美國黑人與白人各有自己的“本體論”(ontology),不可調和;與美國黑人在結構上所處的被壓迫悲劇相比,其他的如階級衝突與性別衝突都是可以調和,而且微不足道的。
  也有行家分析這次弗格森鎮槍殺搶劫嫌疑犯案件不僅是個種族之間相煎的問題,而是和美國黑人非裔絕大多數處於貧困階層有關。美國白人社會隔離黑人,黑人很難進入高級居民區與重點學校。黑人青少年集中在黑人師生集中、條件差、風氣不好的學習環境,看不到前途,成群輟學,吸毒、犯罪,警察見了他們就頭疼,他們見了警察就惱火。弗格森鎮槍殺事件基本上屬於這種社會原因。應該取消這種無形的黑白鴻溝才能治本。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製造出《天才老爹》(The Cosby Show)系列電視劇的比爾·考斯比(Bill Cosby),對消除美國黑白鴻溝作出重大貢獻,他也變成美國上層社會名流。可是最近連續有17個(數目仍在增加)黑白女性,公開出面控訴數十年前被考斯比迷暈而姦污。一方面,這些女性都是有地位、言論負責任的,她們的故事大同小異,可信度強;另一方面考斯比卻不敢針對這些譴責一一駁斥,形同默認。考斯比倒了,美國黑白相煎的頑症變得更為難治。  (原標題:美連發警察殺黑人案 評論:法治難治黑白相煎頑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e31ietlau 的頭像
ie31ietlau

二世古

ie31ietla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